大中华网络电视台欢迎您!
全国新闻热线(免费):4006-300-023
全国新闻热线:4006-300-023

《我和我的家乡》日票房登顶,邓超广州透露拍摄内幕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丽

“广州的朋友大家好,我是邓超,中秋快乐!”10月3日,《我和我的家乡》中邓超和俞白眉执导的《回乡之路》单元来广州路演,邓超一到现场就大声用广东话跟大家打招呼。他还放言,当晚他在广州跑影院,“跑一个厅我就唱一首广东歌”。

这确实是值得邓超心情放飞的一天。根据猫眼电影数据,10月3日,之前两天在国庆票房榜屈居亚军的《我和我的家乡》已经成功逆袭,超越《姜子牙》成为单日票房冠军。截至昨日18:30,该片累计总票房7.77亿元,上座率也居国庆档各片之首。这部在中国多个省份取景拍摄的单元组合电影,以家乡情和正能量感动了不少观众,猫眼评分高达9.2分,在国庆档所有影片中占据口碑第一名。其中,邓超导演并主演的《回乡之路》更是收获观众好评连连。而回忆起拍摄之旅,邓超和俞白眉都有一大堆幕后故事要倒。

俞白眉(左)与邓超 宋金峪 摄

七个县没找到一片黄沙地

《回乡之路》说的是闫妮扮演的女企业家回陕北老家参加校庆的故事。路上她遇到了邓超扮演的校友乔树林,本以为对方是个骗子,却不想乔树林油腻谄媚的外表下其实藏着一颗誓要让家乡大变样的拳拳赤子之心。剧情分过去和现在两条时间线,而邓超和俞白眉感叹:因为陕北变化太大,没想到此行最大的困难竟是拍黄沙的时候找不到黄沙!

“在我们原本的想象里,拍历史的那部分应该是比较容易的,结果我们去的沙地现在全都覆盖了绿色,根本找不到那种黄沙漫天的景象。”俞白眉透露,最终电影里的沙景都是“做”出来的。“我们做了大量的木屑,然后用鼓风机吹起来,模仿那种黄沙的感觉。木屑还分大中小三种尺寸,因为有时候我们需要拍那种大颗粒的沙,但也不能大到遮住演员的表演。”还有一场原本剧本里的重头戏,过去时间线里的老师“高妈妈”背着孩子在黄土高坡挥泪告别学生,“这个黄土高坡我们跑遍七个县竟然都没找到,最后这场就只能不拍了。”片中邓超艰苦治沙的那一幕,选景则是在一片旅游展示区,“那片沙就是留给游客玩滑沙的,镜头稍微往旁边一转就会拍到绿树和高楼”。

片长是所有人都做的牺牲

因为最近在各地忙着跑路演,邓超至今还没看完《我和我的家乡》五个单元的作品。“很多人问我心中排序,最喜欢哪个,但我觉得就算看完了我也没法排序——片名就叫‘我和我的家乡’,家乡咋排序啊?!”俞白眉则说:“每个人心中都有最好的家乡,但我理解观众想给我们几个单元排序的心情,这是一种娱乐,而且会让更多人更关注这部影片。”

影片的五个剧组由五批导演带队,大约在去年十一二月的时候分头到各省采风,并在采风的过程中定下了各自的剧情。再之后疫情开始了,大家见面不容易,连邓超和俞白眉都有很长一段时间要通过手机视频沟通,各组之间更是变成了标准的“背靠背”创作。邓超感叹:“没想到的是,等所有单元拍完,大家发现其实所有人讲的都是同一个故事,那就是我们家乡的变化。”而为了整部电影的效果,每个单元都咬着牙做出了“牺牲”。比如《回乡之路》原片36分钟,后来足足剪掉了1/3。“不光是我们,大家都剪了。”回忆起被剪掉的某场情感高潮戏,邓超还是显得有些恋恋不舍,“如果那场戏还在,可能观众会更能理解,也更受震动。”

吴京成了“卖羊杂的” 

让最会打的吴京去卖羊杂

在《回乡之路》中,吴京扮演的羊杂摊老板也是一大惊喜。他身穿羊皮袄,头戴白毛巾,明明是最经典的陕北老农装扮,却又戴着一副知识分子味十足的黑框眼镜,耳朵里塞着无线耳机,还傲娇地只用ipad点菜。

邓超和俞白眉承认,让吴京这位“铁哥们”来客串,是角色还没问世的时候就定下的。“吴京演什么最好玩?肯定不是打戏,得来点儿反差大的。”俞白眉说。于是,“战狼”就成了这部片中形象最混搭的“卖羊杂的”。为了加大反差感,吴京自己还提出“要不再加一副透明口罩”,吓得邓超赶紧阻止:“别,再加观众都不认识你了!”只是后来影片上映的时候,还是一堆人没认出吴京。俞白眉说:“有个朋友看完问,那个陕北老板谁啊,我说吴京啊,他吓了一大跳!”

王源的表现令人惊喜

王源就是一个成熟的演员

《回乡之路》中,邓超和闫妮都是回乡参加校庆的老校友。负责接待他们的则是王源——他扮演当地学校的语文老师,兼任接待老校友们的当地导游,晒黑的脸上总是挂着憨厚淳朴的笑容。邓超说起他也是赞不绝口:“王源真的太多惊喜了,他就是一个最大的惊喜!”

邓超说,王源完全超出了他的期待。“他不是什么年轻演员,他是一个成熟的演员!”他透露,当时《回乡之路》还没开拍的时候,王源就自觉地跑去陕北把自己晒黑,还晒脱了好几层皮。为什么不用化妆术?“因为如果是底子太白的人,生生靠化妆,涂得再黑都会让人觉得不自然。”当天一起在广州路演的苗阜也透露:“王源那阵子为了能在室外坐得住,每天去黄河边钓鱼,一坐就是一天,我们看了都心疼。”后来影片开拍后,王源更是在剧组静心呆足了一个月,“没戏的时候也呆在组里,学陕北话”。

郑钧推广曲后的丧父往事

在国庆档到来之前,有一天邓超在微博连续艾特了133次郑钧“求关注”。很多网友笑邓超又成了“邓三岁”,其实,这看似玩闹的背后藏着邓超对郑钧的感谢——《回乡之路》的推广曲《父的三北》就是郑钧献唱的,而且这背后还藏着郑钧年少丧父的一段伤心往事。

俞白眉说,最初找郑钧,他们通过的是郑钧太太刘芸,“虽然跟郑钧不熟,但跟刘芸可是几十年老朋友了”。没想到郑钧当天就答应了,后来刘芸私信告诉他们,这个关于抗沙英雄的故事戳中了郑钧,因为他的父亲正是在郑钧7岁半的时候因为抗沙而牺牲的,牺牲的时候才39岁。后来,郑钧用两小时就完成了词曲创作,他自己都说,那之前他的专辑就差一首歌,憋了六七个月都没找到灵感,《父的三北》算是破了他创作生涯里写歌最快的纪录了。俞白眉第一次听这首歌便感动到泪流满面,后来影片中有个情节,是校庆大屏幕上播放真实的抗沙英雄事迹,俞白眉跟郑钧商量,要不要把他父亲也放进去。郑钧拒绝了:“不用了,一个父亲在他儿子的心里做英雄就够了。”一句话又让俞白眉感动到洒泪。他甚至表示:“《父的三北》这首歌是可以永远流传的。它蕴含着我们这些离乡的人对家乡的情感,对死亡的理解,对父辈的感受……它不仅代表了我们整个单元,甚至也可以代表这一整部《我和我的家乡》。”

点赞(0) 打赏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