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DZHTV!

针对美国在包括乌克兰在内、俄罗斯周边地区进行生物实验,建造实验室网络,总台环球资讯广播国际问题评论员苑听雷专访了俄罗斯病毒学家切布尔诺夫,让我们来听听他怎么说。

“数据显示美在乌进行生物武器领域的研究”

总台环球资讯广播国际问题评论员 苑听雷:普京总统表示,俄罗斯有充分依据相信,生物武器的部件已在乌克兰紧邻俄罗斯的地方被制造出来了。作为一位病毒学家,您认为有哪些依据已经被证实?

俄罗斯病毒学家 切布尔诺夫:根据俄罗斯国防部公布的资料,这是由不同类型的实验室组成的网络。这其中有兽医实验室、医疗卫生实验室,以及细菌和病毒学方向的实验室。每个单独的子项目看上去都是常规研究,例如鸟类、寄生虫或者兽医研究等等。但是当这些看上去完全无害的项目成果,被汇总在一起之后,就可以生成大量的数据。这时你就会明白,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根据这些,几乎可以断定,所有这些(数据)的最终方向就是生物武器领域的研究。候鸟迁徙就是(生物武器研究的)典型例子,这项研究从(20世纪)50年代就开始了。

“利用有规律的鸟类迁徙传播病毒”

总台环球资讯广播国际问题评论员 苑听雷:您刚刚也提到了候鸟迁徙的研究,俄国防部已获得有关美方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研究如何通过候鸟传播极危险病毒的信息。能否从科学的角度分析一下,通过鸟类传播高危病毒是如何实现的?

俄罗斯病毒学家 切布尔诺夫: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研究方向。因为有些极其危险的病毒,例如禽流感,是很容易通过鸟类传播的。鸟类的迁徙很有规律,其时间和路线都是十分精准的。掌握了其中的规律,就可以加以利用。

“美国担心研究资料落入俄方手中”

总台环球资讯广播国际问题评论员 苑听雷:美国副国务卿纽兰承认,乌克兰有“生物研究设施”,美方非常担心这些“研究材料”会落入俄军手中。美方显然想向世界隐瞒什么,对此您有何看法?

俄罗斯病毒学家 切布尔诺夫:这种表态本身已经足够让人震惊了,如果一个生物实验室长期从事科研,但从未公布过任何研究成果,那很有可能就是在从事军事目的研究,这是非常典型的特征。在我看来,纽兰女士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一个这样高级别的美国官员如此担心这些资料会落入俄罗斯人手里。如果他们真的从事正常的研究,他们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Like(1806) Reward

Comment list There are 0 comments

No comment yet

Comment post 取消回复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