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华网络电视台欢迎您!
全国新闻热线(免费):4006-300-023
全国新闻热线:4006-300-023

最近看了广州治水参评国际改善人居环境最佳范例奖的视频,短片中河流美丽如画,许多熟悉的臭河涌今非昔比,治理后水清怡人。笔者所在机构的微信公众号转载了该视频,收获了很多的点赞。正如治水人周先生所说:这一轮治水采取的是根本性的措施,用的是科学的理念、革命的决心,还有绣花的功夫。治水的进步和效果增强了市民的舒适度和幸福感,这一切来之不易,不能亏功一篑,我们大家理应共同维护、长制久清。

据媒体报道,4月30日,白云湖街某纸制品厂工人将废胶水直接倒落雨水井,事发地点下游就是国家监测的均禾涌及石井河口考核断面;5月1日,中新镇某化工厂将强碱性溶液排至雨水渠,初测PH值达10以上,下游就是国家监测的西福河及东江刘屋洲饮用水水源地、大墩国家考核的断面;5月3日,桥中街西郊涌、沙坦涌,两条国家监测的河涌各约100米,被企业排放过量显色染剂染成“红如血”,下游就是东朗考核断面,检测报告显示西郊涌、沙坦涌水质较上月明显恶化。

这接二连三的个案,真让人担心广州的治水会不会功亏一篑!

节前与政府相关部门座谈,根据我们搜集的一些统计数据,现时市、区、镇(街)三级的专职环保员上千人,三级财政每人每年安排资金约7万元。2019年5月至12月,市河长办检查组仅以不到行业力量2%的队伍,却能够现场检查交办涉嫌违法排污案件共793宗,占全市各区自查涉嫌违法排污案件总量的30.63%。再以4月30日至5月4日为例,市河长办出动6个检查组,排查生产企业共13家,交办查处涉嫌违法排污12家,问题发现率高达92.31%。这些涉嫌违法排污的案件涉及工厂和企业的废胶水、强碱性溶液、显色剂等,明显是工业污染的案件,为何全部由河长办来发现和查办,那负责水污染防治统一监管的环保部门呢?各职能部门的分工和配合呢?

对于广州治水的隐忧,笔者认为以下三个方面有可能导致治水大好形势功亏一篑。

首先,最让人担心的就是作为河流治理首要的截污防线被偷排击穿,造成环境保护执法的重要领域工业污染防治失守。大量的水环境污染物在没有处理和转运、没有处置合同和台账下逃过监管,最终进入河道污染河流。河流治理水质治理说到底是综合的社会治理工作,工程措施与行政手段相辅相成,有科学的治水工程体系,还需要强有力的法治手段来保障,控制住源头污染,缓解水质的压力,可以说环保执法极其重要。

广州市生态环境局在一周前公布了2020年广州市重点排污单位名录,共578家企业在列。名录公布旨在加强污染源生态环境保护管理及环境信息公开工作,让重点排污单位主动公开环境信息,主动接受公众监督,共同推动绿色生产。国家排污许可证管理信息平台显示,广州已经发排污许可证的企业共有1288家,我们建议可以整合到市生态环境局的网站,公开这些企业的排污许可证核发进展、执行报告、自行监测数据、超标异常数据、被处罚数据等,一方面接受公众监督,同时也可以用一些创新的方式,例如设置守法企业正面清单等作法表扬和激励做得好的企业,促进持证企业依证排放和提高环境守法能力。

可以说,加强环保执法、环保管理信息公开、企业排污信息公开是守住截污防线避免污染河流的关键所在。

其次,各级河长及其管理人员对河长制以及治水的认知不足,对巡河的责任心不足。

稍提一下,广州有几十名民间河长是能够直接进入官方河长APP的,包括新生活环保的几位志愿者和笔者,民间河长在官方河长APP中可以看到所有的板块内容,可以巡全广州所有的河流并上报问题,可以说比官方河长“管得宽”。笔者在上报问题时,发现问题最终会落到基层管理人员身上,但不少基层人员对问题处理的路径是不清晰的,对排水管网和污染问题是不了解的。

例如,社区垃圾站会把垃圾桶集中放到河边冲洗,在广州一直非常普遍,清洗垃圾桶的污水就直接流入了河边的市政雨水口。笔者曾经上报过这样的问题,并建议设置垃圾桶清洗的专门地点,安排污水口收集污水,送进污水管网。最后结果是有相关负责人来电:“本街区已经雨污分流,污水是会全部流去污水处理厂,不用担心”。这样的做法真是让人啼笑皆非,雨污分流了,污水进入雨水口雨水管道,更加不可能去污水处理厂,极可能马上就直接进入旁边的河涌造成污染。这样处理问题不得要领,会让问题貌似得到解决,但实质依旧在那儿。

又例如,巡河时笔者发现,珠江前航道海珠桥西侧有个排水口,退潮时会哗哗啦啦地排水,虽然并无明显异味和颜色,但排水口没有标识,问题上报后,河长APP很快就反馈了信息,基层河长回复:“是地铁公司的排水口”。笔者建议,在游客来往如鲫的珠江长堤边,这样的排水口容易引起误解,理应设置标示牌说明,对方表示:“不清楚,办不到”。诚然,这样的做法可能是超出了其职责范围,不过如果熟悉业务,应该是可以转送到对应的人或者部门。

更多的相关问题我们都通过和市区街三级河长办的座谈,转达和交流意见。市河长办在培训官方河长落实河湖长制方面付出了很多努力,从河长APP、河长小程序、还有培训民间河长使用APP、与民间河长座谈沟通等等,能够看到其用心良苦。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好方法,提高属地管理方的能力和责任心,培养更多优秀的官方河长,守护河流的最前线。

最后一个隐忧就是河流情况变好了,治理压力松懈了,小散乱污又会卷土重来。

上个月接到志愿者提供的信息,笔者和同事到柯木塱新村山塘也就是车陂涌上游去查探一处污水的来源。我们了解到新村之前不久才全部做了污水管网收纳居民的污水,然而在3月份,有人利用排洪管道排黑臭污水,在基本农田私自挖沟引污水到山溪,再流入新村山塘。

普遍还存在的情况是小工厂、小餐饮和居民为了图方便,排污水到雨水渠雨水口,小吃店习惯把不要的浓缩汤汁、便利店把不要的熟食卤水、路边的商铺将搞清洁的污水,统统倒入马路边的雨水管道;还有居民把洗衣机放到旧式阳台产生洗衣服的污水、将旧式阳台改为厨房产生煮饭洗碗的污水,也直接流入雨水收集管道。这些生活污水全部流入雨水管道合流管道,在管网内各种混合发酵浓缩化合,只要一场大雨,这些生活污水就会离开黑暗的雨水管网,涌向经过不断治理的河道,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正是排污管理不到位、城市排水排污科普上的缺失,让那些看不到的管网成为了藏污纳垢的隐患,成为治理河流河涌的最后难关。我们建议多支持社区民间河长的培育。广州河流密布,大部分社区都与河流河涌有关联和受影响,让社区居民助力周边河流的治理,形成共治共享的氛围,也有利于对市民进行更多的环保和治水的科普,让市民科学地理解和支持广州的治水。

目前,全市河流污染防治工作的情况应该引起职能部门的重视,明确主体责任,尽职尽责强化担当作为,互相协同作战。2020年,广州进入河流治理的决战决胜之年,水污染防治是一场水质攻坚之战、依法治污之战、环境保护之战。我们要切实站在坚定“四个意识”、做到“两个维护”的政治高度,明确主体责任,强化担当作为,充分发挥环保执法队伍的主力军作用,确实做生态环境的合格卫士。

(作者:广州市新生活环保促进会 坚持)

点赞(0) 打赏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