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DZHTV!

别样史学观支撑下的诗歌呈现
                                                                                            ——试论许峰诗画古今人物的独特视角 

      在中国文坛,以诗歌形式评价古今人物的作品不少,或品或评,不一而足。看过许峰的一些品评人物的诗歌,令人耳目一新。他那独特的视角所呈现给读者的诗歌,总让人有在做皮试扎针时,冷不丁被猛然刺激警醒的感觉。通读手头诗人的《诗评三国人物》《台湾人物画》《“娘炮”的叹歌》等这类诗稿,我以为,许峰诗之所以为许峰诗,就在于他独特的视角审视下的人物呈现,而这种不同一般的视角,源自于诗人别样史学观辐照出的诗意表达。所以,他的诗,总给人以警示、启迪和思考的作用与效果。诗人以独特的视角看待历史,看待历史背景下的风云人物,并提出了不同凡响的见解与观点。通过这些咏写今古人物的诗章,我们可以窥见诗人的历史观、价值观及其家国情怀,同时给我们呈现了多维的历史人物面貌。  

大视野——唯以家国抒情怀

       在功利主义之风大行其道的社会环境中生活的人,不少人养成了趋鹜的思维习惯,其主要的表现就是人云亦云,鹦鹉学舌,无论是学术态度还是生活观点,都趋于相同。不可否认,许峰亦是在这种社会风气中成长起来的人,但是他善于学习,善于思考,善于钻研的特质就让他显得卓尔不凡,与众不同。

      在文化大革命那个缺吃少穿而又荒诞的年代,看戏只有《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上》等八个样板戏,文学作品只有《金光大道》《艳阳天》《苍生》浩然的三部曲。但在许峰的家乡——著名的教授县蕲春,可能是因为文化浸润的原因,虽经历了“破四旧,立四新”和文化大革命等政治运动,有的家庭还是私藏有被视为毒草的书籍,尽管大多数是线装残本。那是许峰还在读初中的时候,他只要听说谁家里有古书,十里八村也要跑去借阅。在他读初中期间,就靠这种方式,借读了《三国演义》《水浒传》《镜花缘》《三侠五义》等古籍,一本唐诗三百首,他竟然能全部背诵下来。以至于他当兵后第一次回家探亲时,还有人找上门要他还书。有的人说,读书又不能当饭吃。在许峰成长过程中,亦遭遇到过这样思想的影响。那是在他初中毕业的时候,当时家里十分贫穷,是继续读书,还是下地干活帮助家里挣工分?不少人劝他父母亲:娃这么大了,还读什么书?早点为家里挣口粮啰。可是他不服输的父母亲却把牙一咬,说:娃儿,你们一定要好好读书!硬是要许峰上了高中。许峰也争气,成绩优秀。老大带了一个好头,这样他的父母便将家里四个孩子全部读到高中,这在当时农村是少见的。在当时来看,读书的确是不能当饭吃,可是从人生的长远发展来看,读书不仅可以当饭吃,还可以抠到更好的饭碗。常言道腹有诗书气自华。在许峰的身上,不仅显现出来了书的气质,更在于他在读书的过程中,经过书中文化和人物的浸染,使他及早地跳出了一般农村青年的小我意识,形成了不仅爱家而且爱国的大情怀。为他的人生道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亦正是有了这种大情怀,在他人物诗歌的褒贬上不是以个人的喜好说好坏,而是表现出一种大视野的家国情怀。无论是写古人的“自古忠臣命多舛,心中滴血护国殇!”(摘自《祭越王赵佗》),还是写今人的“更有蝇蛆附腐肉,堪忧巨龙少骨铮!”(摘自《叹“娘炮”》);无论是写医界的“善度众生留福报,千秋万代祭寿桃!”(摘自《祭药圣李时珍》),还是写政界的“除弊兴邦振国运,铁腕重塑华夏魂。”(摘自《叹雍正皇帝》),都表现出了不同一般的大视野。完全没有为个人的好恶及得失的愤泄与吟唱。如《台湾政坛小白脸》一诗,就是在鲜明的爱国情怀的关照下,产生的一首爱憎分明的诗歌。

      马英九在台湾历来深受欢迎,因为的他的长相,亦因为的他的阴柔的性格,他同时获得大陆的支持。诗人却看出了他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有如方寸在“诗说”里解读:“2008年,马英九提出了‘不统、不独、不武’的口号;2013年,又提出不推动“两个中国”、不推动‘一边一国 ’、不推动‘台湾独立’;2018年,再提出不排斥统一、不支持‘台独’、不使用武力。马英九的确是一个玩文字游戏的高手,把‘三不政策’玩出了新高度,不过玩得有点大,最终玩火自焚,把国民党玩残,把两岸关系玩坏。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既要讨大陆的好处,又要玩暗独的猫腻;既要吊着大陆的胃口,又要阻碍统一的进程。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分明是渣男的‘三不政策’: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他正是通过这些纷杂具体的事例,看出了马英九的内在心肠。便吟出了《台湾政坛小白脸》:“一张白脸卖残春,三不嚣喧藏独心。可怜贵妃醉伴舞,赔光罗纱两手清!”再如《叹娘炮标本》,这是一首具有深刻内涵的诗歌。

      这个“娘炮”标本指谁?国人一想便知。既可以说是指某个人,也可以说是指近十年新生的一个腐朽没落的群体。在一些主流媒体和综艺节目大肆造星的年代,尤其是青少年被媒体打造的所谓“星”所迷惑,这些“星”成为他们追捧的英雄。英雄的概念被扭曲,内涵被偷换,误导了许多青少年。那些不男不女的娘炮成为青少年追捧的红人。许多青少年在大肆渲染造星的社会环境中,形成了畸形的价值观,扭曲了人们的审美意趣,使中国人渐失血性。这不仅危害个人,危害家庭,亦危害社会,对中华民族的崛起和强盛,埋下极其严重的恶果。《叹娘炮标本》给广大青少年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我们应该树立怎样的人生观与价值观?这首诗歌在网上推出后,获得极大反响,说明这首诗歌反映了众多国民所关心的社会问题。这充分说明,这首诗不仅立意好,演绎得亦好,具有广泛的社会意义。 

    许峰的诗风似有陆游诗歌的特点,大气、豪放、鲜明,兼具现实主义特点,又有浪漫主义风格。许峰的敢言、直率、外相的性格使得他的诗歌感情强烈,直抒胸臆,大有舍其我谁的担当与气派。

大襟怀——独到视角看成败

       正是因为许峰爱读书,形成了他深厚的文化积淀,积累了丰富的史学等知识。他在广博阅读的基础之上,更爱钻研。如他在熟读《三国演义》后,并不满足文学里的人物形象和故事演绎,进而攻读正史书籍,在陈寿的《三国志》中对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进行研究,全面系统深入研判,以能更好地掌握人物和事件的真实性,从而得出自己的独特评价。这些为他的创作奠定了深厚的学养基础,成为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理论支撑。

  中国历史人物,上至盘古开天地,经过时光淘洗,人们对其好坏、忠奸、优劣的评价几成定局,由此对其历史地位、作用及意义得出了大致相同的结论。如诸葛亮因“三顾茅庐”和“隆中对”历来成为人们传唱的佳话。刘备亦因得诸葛亮而雄起,成为“三国”一雄,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的“三国”时期。而许峰却认为“隆中对”没有大局胸怀,造成了华夏的分裂。认为那些人只不过受酸臭文人的“小我”利益的驱使,造成了中国分裂的局面。其历史背景是,赤壁之战以后,曹操不敢再轻易南下。孙权在长江中下游的地位得到巩固。刘备占据湖北、湖南的大部分地区,又攻占四川。

      220年,曹操病死,他的儿子曹丕废汉献帝,自称皇帝,国号魏,定都洛阳。第二年,刘备在成都称帝,国号蜀。222年,孙权也称王,国号吴,定都建业。至此,三国鼎立的局面形成。诗人认为:汉献帝延康元年(220年),曹丕篡汉自立。诸葛亮不仅没有敦促刘备一鼓作气,统一天下,反而在魏黄初二年(221年),劝已成为汉中王的刘备登基为帝,刘备不答应,诸葛亮还用耿纯游说刘秀登基的故事劝说刘备。这样刘备才答应登基,建立了蜀国,由此诸葛亮亦名正言顺地成为丞相、录尚书事。于是诗人写到:“历代腐儒祭隆中,挥毫泼墨酸水穷。安知武侯三国志,裂分华夏为己荣!”(摘自《再叹诸葛武侯》)。这首诗鞭笞了诸葛亮只为自己封位的一己之利,缺乏一统天下的大局观念。

       263年,魏灭蜀,265年,西晋取代魏,280年,西晋灭吴。三国鼎立局面结束,中国重新走向统一。面对魏灭蜀的败局,诗人对诸葛亮又生出了这样的叹息:“掐指算尽天下事,无力逆天逐中原!”(摘自《祭诸葛武侯》),对诸葛亮无大襟怀的作为深感叹息!其《叹曹操》“生为一己皇权梦, 江山易主两手空”亦表达了诗人对不顾大局,只顾一己之利而造成历史悲剧的感叹与批判。又如对宋江他亦有自己的独特观点。宋江历来被民间话本和传说中颂为急公好义,常救人于危难时刻的大好人,被誉为“及时雨”。宋江成为水泊梁山的头把交椅后,时刻想的就是招安。骨子里还是对朝廷的期盼。被招安以后,却不顾自家100多条好汉兄弟的性命,葬送在为朝廷镇压另一支农民起义队伍的途中,只是为了换取自身的功名利禄、高官显爵。可惜到最后,仍然不为朝廷所容,被高俅用毒酒杀害。随着《宋人话本》,特别是《水浒传》的广泛流传,宋江和梁山英雄博得了人们的传颂与喜爱。诗人却从宋江以及108汉的聚义手段和目的剖析了他的最终的悲烈结果。叹出了“小施恩惠为沽名,不惜金兰血染襟。可叹梁山无好汉,愚昧盲从误终生。(摘自《叹宋江》)。”  

       诗人纵观历史,而又不拘囿历史,站在历史的高度,以国家利益为要,回望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常常发出了“不和人云吾独云”的声音,他对数十位古今名人的诗评无不是这种风格。这些例子,在此诗辑中随处可见。

大志向——只为评古启今人

  许峰出版过具有较高层次的三部书籍《留在绿色军营的记忆》(长篇通讯集)、《许峰获奖新闻作品选》(新闻集)、《武都路133号》(报告文学集),亦出版了一部《咏物悟道100首》诗集。他的书发行量大,影响面广,在地方上来说应该算个大文人了。可是他总是把自己与文人撇得远远的。他说,现在的一些文人都是酸酸的,要是让我与这样的文人为伍,我就不是文人。他的意思是,如果说那些成天卖弄风骚,十里桃花,甚至把拉一泡尿的抛物线都写成一首诗的酸酸的人称为文人,他就不是文人。是的,他的这个观点,透射出他的文学意志的指向:文学,不是十里桃花,不是挤眼弄眉,不是搔首弄姿,不是自我陶醉,而是责任,是担当,是引导,是匡扶。这是一个具有强烈使命感文人的起码情怀和境界。

  许峰是一位在正处级岗位退休下来的干部,虽说不至于成天山珍海味,但也是衣食无忧,他完全可以成天沽名钓誉、风月无边、岁月静好,但是他却不。看到那些贪污腐败,那些尸位素餐,那些外强中干,那些上瞒国君,下欺百姓的人,他往往作冲冠状。可是,一位退休经年的花甲之人,岂可捡石砸天?大有光阴不再,廉颇老矣之感慨。于是,他便把自己的意志和想法通过诗歌的形式表达,传递给社会,起到教育与默化的作用。

  最近几年,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见不得这个局面,想方设法对中国进行全方位压制和围剿。面对美国的蛮横无理,我们不少国人,特别是享受改革开放红利的一些利益集团,奴性十足,卑躬屈膝。为此,诗人写下了“男人畏战女和亲,换来王公醉梦欢。”(摘自《叹王昭君》),此诗显然借古讽今,表达自己对中国在处理国际局势中软弱的不满与愤慨,于是呼唤中华儿女,要有铁骨,要有担当。

       同时,诗人借岳飞说事,启导胆怯、愚腐、误国的国人。岳飞历来被树为“精忠报国”楷模,成为人们学习的榜样。天下至德,莫过于忠。中国历来重视忠诚,对忠心为国的人都十分敬仰。不管是过去的敌人,还是自己民族的英雄,只要忠义,都会留下很高的评价。但是,中国《易经》也讲:亢龙有悔。忠诚达到了极致,往往会忘记了忠诚的本意。只是把忠诚简单地附着在某个人身上,把忠于某个人作为忠诚。不管这个人是对还是错,都一律唯马首是瞻,机械忠实,不计原因与后果,甚至违背事理,该变通不变通,使得忠诚的价值打了折扣,甚至起到反作用。这就是愚忠。诗人反观历史,以独具的眼光审视历史,让他做出了对历史人物与众不同的看法。于是写下了“空有愚忠难报国,兰台一阵口沬飞!”(摘自《叹岳飞》)。不是吗?岳飞是南宋名将,民族英雄,对宋朝的忠心毋庸置疑。年轻时就有报国志向,岳母刺字:精忠报国。但是,岳飞的忠,也有很大的愚忠成分。他明知复国在望,却不得不遵守十二道金牌,被迫收兵,以至于失去了最好的灭金时机,最后导致了南宋的迅速衰落。在古代,虽然君为臣纲,皇帝的诏令必须得听。但是,也有不少能够审时度势,临机决断的例子。况且,岳飞的军队,基本上都是嫡系,受到文官牵制较少,士气旺盛,军民一心,如果能够一鼓作气,收复幽州,甚至直捣黄龙,也未可知。这种透视始终以国家和人民的最高利益为取向。

      再看我们今天的官员,甚至有些封疆大吏,官爵到手,却不思国是,极尽享乐,将昔日的志向抛于脑后,意志与锐气消磨殆尽,致使所辖的事业发展受阻,严重影响了经济社会和民生事业的发展,诗人便借批白居易颂唱李隆基的所谓“爱情艳史”表达了自己的指向,批判那些荒淫无度,不思进取的当权者。唐明皇淫乱,造成大唐盛世衰败,而白居易却将他的苟且之事当作凄美的爱情大肆讴歌,一千多年来,没有被人质疑。诗人却以国家的兴亡与百姓的荣辱为重,对荒淫无道的帝王给予了无情的鞭笞与批判。诗人这样叹到:“盛世始乱恋环肥,粪土黎民养奸邪。君无威德惹国难,何来长恨歌一回。”看看这种批判精神是何等的浩气长天!这首诗,值得执政者深思,同时亦值得没有正确历史观、是非观的历史学者和文人深思。

       一位叫湖蕲老叟的读者这样评价许峰的历史人物诗:“作者站在共产党人的立场上,以唯物唯民为基本点,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三国时期的历史人物进行评点,评得公正,点得中肯。把虚假(刘备),儒腐(孔明),量小(周瑜),忠勇(赵云),善战(陆逊),拘泥(马谡),孝友(徐庶),憨厚(鲁肃),医圣(华佗),女杰(貂蝉)等人物不同特点一一形象逼真地有褒有贬地点画出来,具有高超的描写艺术,具有司马氏之遗风”。像这样的人物诗歌还有很多,有些在他《咏物悟道100首》的集子里可以读到。诗人是想通过对人物的评价,使我们今人能够获得戒训的经验,更有利于我们事业的发展。

      许峰人物诗歌值得一读,一品,一思,一鉴,以提高我们对历史人物全面、系统而科学的认知与评价。这也许就是许峰人物诗歌具有的现实意义吧。

纪东于2021年9月23日于北京

Like(21223) Reward

Comment list There are 0 comments

No comment yet

Comment post 取消回复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Back
Top